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微信关注

海棠社区-乐山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2|回复: 1

[文学杂谈] 五通桥出生的龚静染,又出大部头作品《昨日的边城》(转)

[复制链接]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文明上网,不得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若发现侵权行为,请及时举报。电话:2445153、QQ:1661590036

1006

主题

2085

帖子

4099

元宝

海棠护法使

积分
7633
精华
3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边的边城——龚静染《昨日的边城》札记
2017年08月08日 14:14:18 《昨日的边城:1589-1950的马边》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年5月
自古蜀地多巫祝之气,饶仙道之风。在此古老文脉洗涤之下,蜀人好幻想长冥思的浪漫诗学传统源远而流长。故蜀国出大诗人,出天文学家,出梦想家,出美食家,均与此息息相关。民国时代的学者谢无量甚至从哲学宗教(儒释道)、文学艺术诸方面,力证其“蜀有学先于中国”的略显自恋的蜀学论断。
蜀地何其广袤,蜀学何其渊深。在梦幻的外衣下面,还包裹着一颗经世致用、谨小慎微的心。表现在文学方面,最突出的例子即是,近年来蜀地出现了一批饱含深沉之思,浸透着学养与汗水的非虚构作品。仅就个人有限的阅读而言,其中的姣姣者当数阿来的《瞻对》、蒋蓝的《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和龚静染新近推出的《昨日的边城》。上述三书各领风骚各擅所长,为中国的非虚构写作贡献了难得的范本。蒋蓝浓墨重彩为一个“二流历史人物”晚清四川提督唐友耕立传,从蛛丝马迹中寻觅历史的血腥烟云;阿来的《瞻对》,则是史笔诗心,为一个处于汉藏交汇之地的铁疙瘩康巴部落写下波澜壮阔的传奇;而龚静染《昨日的边城》,试图打通一座汉彝杂居的小凉山边城的历史脉络。
龚静染是一个清醒的写作者,对于非虚构写作,他在本书中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非虚构写作逐渐被重视,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时代语境的变化,也是对虚假表述的遗弃,当然它对写作者的要求更高,最少需要完成两个最基本的工作——对历史事实的追寻和客观真实的叙述。”作者认为《昨日的边城》不是一本掌故式、民间传说式或者文学创作式的书,也非学术专著。那么,这是一部什么样的书呢?龚静染甚为谦逊地说,本书呈现出“一种非虚构的特征”。
当下谈论非虚构写作者甚多,言人人殊。我个人认为,非虚构写作并无一定范式,但是有两条线索或路径,却是非虚构写作者所绕不过去的。也可以说,它们是非虚构写作者手中的两大利器:一是田野考察,二是文献整理和征引。离开了这两者,非虚构写作很难成立。这让我想起王国维早在二十年代撰写《流沙坠简》时就曾提出的二重证据法:“吾辈生于今日,幸于纸上之材料外,更得地下之新材料。由此种材料,我辈固得据以补正纸上之材料,亦得证明古书之某部分全为实录,即百家不雅训之言亦不无表示一面之事实。此二重证据法惟在今日始得为之。”所谓二重证据法,即将地下之考古成果与地上之历史文献相结合相印证,从而得到一个相对真实可信的历史场景的研究方法。陈寅恪进一步发挥了二重证据法:一曰取地下之实物与纸上之遗文互相释证,二曰取异族之故书与吾国之旧籍互相补正;三曰取外来之观念,以固有之材料互相参证。后来,中国的人类学者黄现璠还在王国维的二重证据基础之上,提出了三重证据法,即地下文物、地上文献与口述史的有机结合。就当下的非虚构写作所采用的方法来看,更多的是以田野考察中所获得的大量耳闻目睹的“口述”资料,辅之以文献的印证来达成非虚构写作目的。对于地下文物及考古成果的运用与追溯,相对来说较为专业,因此涉猎较少。
在我看来,《昨日的边城》就是一部典型的非虚构作品,它不仅有着丰富的田野考察经验(现场踏勘与走访),而且对史料的遴选和采用也用尽了心思,下了一番苦功夫。这是个苦力活儿,也是非虚构写作的基石。文献钩沉方面,则是另一种苦功夫,也更需要耐得住寂寞的功力。据作者自述,他曾将嘉庆版的《马边厅志略》、光绪版的《雷波厅志》和乾隆版的《屏山县志》进行细致的对比,从而发现这三个互为邻县之地,在彝族家支关系上千丝万缕,在历史上共同经历过的大事件,因撰史者的角度不同,记录也有不少差异。作者发现了隐藏其间的微妙差异,并从这些差异的呈现中,展现了更大的认知空间。不仅在较大的历史叙述中作者力求全景式地呈现,就是在很多细枝末节上,作者也给予了认真的关注。比如,本书提及北宋治平二年(1065)“把截将”王文揆跑到马边来,“据险立寨,侵耕夷人山坝,名赖因”。 把截将这个称谓并不常见,什么是“把截将”?作者告诉我们:即在政府军之外的土将,也就是一些民间武装的头领。他们私募家兵,驻扎在夷地,朝廷不给俸禄,但如果能够立功,接受朝廷招安,就可以“迁转及出官”。这在当时确实是个不错的买卖,有一点梁山泊好汉的故事意味。说穿了,把截将的出现,就是朝廷利用民间力量制衡少数民族势力的一种权利之计。就我所知,把截将一词,在正史中首见于宋代蜀人眉州丹棱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中,但最早记录这种军事制度的则是蜀地大诗人苏轼。龚静染引述了苏轼《与李琮书》的记载,李琮时任梓州路转运副使:“(蛮夷)出入山谷,耐辛苦瘴毒,见利则云合,败则鸟兽散,此本蛮夷之所长,而中原之所无奈何也。今若召募诸夷及四州把截将私兵,使更出迭入,则蛮夷之所长,我反用之。”于此,可见作者在文献方面下的功夫,绝非寻章摘句而已矣。
但是,并不是运用了二重或三重证据法,就可以形成一部非虚构作品。显然不是的,即使是运用上述方法写作的经典著作如王国维的《流沙坠简》,或口述史研究名著英国学者拉斐尔·萨缪尔的《伦敦东区的下层社会》等,也不能称之为非虚构作品,它们只是史学著作或人类学著作。这是因为非虚构写作,无论多么忠诚于非虚构,它永远是创造性的写作活动,而非纯学术的客观的研究活动。非虚构写作,是非虚构加上文学写作,而不是非虚构加上学术研究。因此,我所理解的非虚构写作,至少应该包括田野调查、文献梳理和文学创作这三大内核。从这个角度去阅读龚静染的《昨日的边城》,或许才能触及作者的真心和才华。那些充满了灵性的文字,充满了个人情感的文字,充满了人性关怀的文字,在别的史学著述中是看不见的:“这座古镇(荍坝)虽然饱经沧桑,但清、民时期的民居层层叠叠、连绵起伏,保留了古香古色的风貌,在苍翠的山峦中呈现出一道独特的景观。走在小镇上,吊脚楼静静地诉说着悠远时空的美学,光亮的石板路仿佛还倒映着过去的影子,若是小雨迷离之时,整个小镇也有一点前世的惆怅。而一到赶场日,镇上人头攒动,彝族、苗族的绚烂服饰穿插其间,格外引人注目,充满了异域风情。从附近山上背来的菌子、竹笋、木耳、茶叶等山货一路摆开,新鲜而价廉,这是内地乡镇少有的。当然,在人群中还有那朴素而美丽的小阿依,她们的眼睛比山涧溪水还要清澈,仿佛藏着一个隐秘而古老的世界,这可能就是我们对这个边地小镇流连忘返的原因。”这样一幅古风与异族风扑面而来的风俗画,我们只能在非虚构写作中见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主题

6万

帖子

6万

元宝

海棠侯爵

人生就像一杯茶,不会苦一辈子,

积分
388703
精华
2

社区居民社区劳模忠实会员如来神掌最爱沙发社区明星认证帅哥勋章海棠巡查队实名认证单身证助人为乐勋章灌水天才微博达人大叔证贴图高手勋章草根播报员勋章250优秀建议勋章草根播报员勋章

QQ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棠社区-乐山人的网上家园 ( 蜀ICP备14010140号  

GMT+8, 2017-8-19 19: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