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微信关注

海棠社区-乐山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2|回复: 3

[文学杂谈] 读<<发现乐山>> 作者曾向武

[复制链接]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文明上网,不得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若发现侵权行为,请及时举报。电话:2445153、QQ:1661590036

1212

主题

2367

帖子

4793

元宝

海棠护法使

积分
8585
精华
30
发表于 2017-12-5 14: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次偶然,我在网上发现了张在军先生。也是因为偶然,张先生发现了乐山抗战文化的诸多历史。偶然加偶然,便引出了我的话题:这个人和这些历史与我们的幸运是如何走到了一起.
早就听说张先生写了关于乐山的几本书,终未得见。老实说,这些书以土著的特色,还是以洋气的笔触吸引人尚不得而知。近日他的《发现乐山——被遗忘的抗战文化中心》一书到手,一个悬置的念头才有了对照的蓝本。
现在的人对书,有视而不见的,有爱不释手的;张先生的书于我,是属于后一类。
生活的远照,有些古旧,有些死板。眼前飘过的景物是近照,那么现代,那么活泼。景物是拉不住眼光的,思绪的丈量比它长得多。今日的生活,有多少曾经的铺垫,幸福的等值前面是苦难,甜蜜的前面是辛酸,他总是要从今天跳到过去,从过去又往复到现在,一种渡涉了艰难后的轻松,不易中的幸运常常有混杂。往事构成我们心理的复杂,而这往事,曾经有那么一页未曾书写,有那么一项未曾填报。我们的往事有多少?我们是否理清了这笔账?这实在也是今日我们身轻或身重的砝码。
据张先生说,他写出的关于乐山历史的书,是由偶然的机会所提醒。谁能想到,他刻意翻检到的东西,竟然就是我们遗漏的历史。
早些年,广东顺德的市民在乐山,也是因为偶然,发现了睡佛。一种发现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倘若我们探究它的成因,睡佛实在也无多话可说,至多是几座山头的存在,偶因相形凑巧,成就了我们观赏的偶像。如果没有现代旅游经济的催生,它是走不了多远的。比之于随手拾起的一件事,张先生的书显然要重要的多。睡佛不过是增加了一段传说,而张先生发掘的历史却是我们走路据以过来的一座桥,舍此不达。比之于传说的轻飘,它是我们不能剥离的生活内容。
我们对自己的历史是有把握的,我们对自己的环境是熟知的,然而冷不丁走出一个人来,手里举着那么一本书,说是有关于我们的历史。我们不谈羞愧,也不说无知,但内心搅起小小的波澜是不免的。
我们何以对自己交代?以何样理由为一种遗漏圆说?
把握基于什么?熟悉在多大的程度?我们只是知道一些片段,缺少一个完整的记述。退一步说,即使我们知道得较完整,也有重新论述的必要。这段历史是不是被我们轻估了?我们活得似乎有些不明不白,那么一种生活需要别人来分析与看重,我们的精神自觉到哪里去了?
在历史的方框里忽然跳出来这么一段往事,心情是复杂的,有点微微的羞愧,是疏忽的自责;有几分高兴,是意外的收获。原来我们还有这么一笔本钱,我们曾有过如此的往事……。
一段历史正面展开,我们还是感到了沉甸甸的份量。他是当时社会的主流,那是军人、知识份子、市民、工人和农民踊跃极积的活动。他们是有阶级分属的,然而他们却是无阻隔地在一起生活,为了抗战、为了救亡,一个崇高的目标把他们凝聚在一起。一个时代的热息、一种抗争的精神,从他们的身上迸发出来,我们对他们充满了由衷的敬佩之情。
那个时代的脉搏是不难把握的,生活的艰辛与精神的高涨是最为显著的特征。时至今日,图存精神的感染力仍不减,一个时代召唤于人而人为之响应献身的互动配合,是一页饱饱满满的书写。
一幅昔画,颜色并不久黄,硝烟滚过的天空,还影重味浓。战争调动起人们的生活,自是比和平时期多出危亡、艰辛、忙碌、隐忍的情形。那种长途奔波,辗转寻安,落地未为稳,仍有不定的因素在搅扰着人心。所以那些车载船装,那些人扛肩抬,横渡时的放松,登陆时的紧张,防空警报下的书院潜心研究,深山脚下的与世隔绝,市民嘲杂声中的学校课堂学习,季节气候变化下的蚕桑生产……各个方面,各个阶层,都在谱写着自己生活的篇章。
逢遇国难,社会的动员总是立体又多方面的,外来人员的流入,把小地方的局限,把开合和封闭的碰撞呈现出来。战争绷紧了人们的生命之弦,在闲散之下有紧张,在轻蔑之下有庄重,在贫困之中不愿沦为奴;教书的尽责,被教的领命图新,市民阶层的出力,知识阶层的贡献文化,军人集团的守土御敌,科学的军品研究,农民阶层的输物,都在一个看的见又看不见的层面同舟共济。
它把一个社会的生活面拓宽,使这里的人员复杂,使这里的事件蕴奇,使这里的事情安排意义重大,使部分人的流徙色彩悲壮,使某些人的莅临地倾人仰,使技艺的逢接偶然成长远,使动乱下的静思味长意远。这种种一切的汇集,就是我们不得不激动,——为那个年代,为这个地方,曾经上演的一幕幕,壮怀以吐。
今天检测历史,我们可以省视自己容人纳物的态度,可以看见外地人的推动和提升作用,可以看见多少年前的遭际是今天开放的先遇,凡两地人们的共处营生,创造性总是多于一己之时。当时的精神,已熔己与他化为后世的景仰。
通过这本书,我们借以知道,这里萌动的许多东西,竟是战乱下的温床开出的奇异之花,对后世而言,它是科技和经济之路的先导;有察觉之幸,有目睹之快,是翻版的马太福音。
民国时期的科技,先前的历史教科书已有许多的叙述。那是与一个古老的封建王朝匆匆作别的时代,现代科技还处于萌牙和起步的阶段。那时,在什么地方能看到科技的身影也许是稀奇的事,能够立身在科技之旁更是幸事。回头一看我们生活的土地,就不无惊奇,原来是旁遮雾掩,或许是炸弹声盖过了科学试验的声响。
木材这种东西,似乎一眼就可看穿,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它确实是科学,几十年前有人就做起了研究。我们的一点点新奇,来源于那个时候;我们的一点点称赞,应献给那个时候;我们的一点点认识,更是得力于那个时候。历数现代,我们当地有些事儿的出现就为肇始之端。在一个科技的王国里都有些什么人的身影?在科学的襁褓中,从发轫的历史里走出来的有我们自己,是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那份自豪感无论如何是免不了的。
蚕桑曾是我们经济的一支,在建国前后的日子里,我们看见过它不同的样子。但是关于它的兴起、关于它的发展、在发展中经历的困境和转机,本可以无言,却又不得不述。在战时的状态下,这个地方的内部经济悄悄发生着可喜的变化,在技术的突破和经营制度的转变上成效卓著。这里有一个故乡与异乡的区别,有一个接受与馈赠的无私。在难民中竟然有这样一群人,这就是江苏蚕专学校的老师们,他们为当地落后经济的转变,为蚕桑业的去旧图新,呕心沥血,不遗余力地施展着自己的才华。尽管硝烟弥漫,仍在行着改革之事。那个时代知识份子的可贵,在此可见一般。较之于武汉大学在乐山的作用,他们对乐山经济生活的影响,可谓切近实在,是缘及惠来的幸运。
中央技艺专科学校的出现,从地方来说,它是开启了新的生机的气象。它既有对当地企业的扶持,又有对新科技的研究。这既非本地由来的蕴蓄,又非原籍自辟的救径,当然就是他赐而注的活力了。为一个地方创造生机,它的重要性不仅在于给当时的人们驱散窒闷的气氛,还在于给后世人们以得解的宽慰。眼遥观于后世,心抵视于从前,凝重之下微纷而开的感触,是不随时间递减的。
中国有些知识份子,他们以企业家的身份,却往往有着思想家的言论,他们展示的胸怀和眼光,实在也令人惊异。赫胥黎讲过人在自然界的位置;费孝通讲过人对土地的依附;孙学悟则看到停滞的巴蜀地方需要新文明来推动,困窘是需要通悟来指引的。他哪里是一个考察者,分明是一个预言家!而他手持的惠利之技,随后也入蜀到川施展起来。
一批实干的企业家,带着睿智落脚于此,这真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富裕的巴蜀,又是封闭的巴蜀,待开垦之时,即有了开垦之日。这是一批用现实眼光检索,用深沉思想看待问题的人,他们把脉并诊,给出的剂方是行之有效的。后来的结果证明了这一点。
范旭东、候德榜、孙学悟是值得一提的人物。天津的久大盐业公司和五通桥的永利化学厂是一对挛生姐妹,范旭东等人在两地创业走过的路,正是中国民族工业发展艰难足迹的印证。关于他们的到来,是过去的传说,也是父辈们真切的体会,能够品尝落后的退去与进步的到来,是他们做的功课所致。他们创造的业绩,在建国后的一段时间,曾是我们这个地方人们津津有味谈论的事情。尤其候德榜附有神奇的传说,说他到国外考察,不用眼看,仅凭耳听,就把一套尖端的技术学到了手,是国家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们也许来得有些迟,也许来得有些早,也许刚好恰在其时,因为我们的感悟看到的刚好是某些机遇和条件的配合所促成。我们为这个坚果一样的社会被打开而高兴,也为这股外力的介入而庆幸。
川大的南迁,使这块土地的文化搭载量骤然加重。它和武大东西呼应,众多文化单位和机构纷纷动迁于此,那种盛景,自是不复更造;那种聚集的效应,叠加的是文竞智升。杭州的灵隐寺有飞来峰,峨眉山下有迁来府。若要比较,似不必拘常,应可通达一些,它可以是玄学意义上的丛生学问:好一幅人文与自然风光的搭配图。它可以视为学种,视为文脉。多少年以后,唐山铁道学院(今西南交大前身)也驻校于此。
对乐山城市的经历而言,故宫文物的游历自然与众不同,以这批文物的身价来说,它随便落户到哪里都是一件引人注目的事情。它以身份的不凡,所过之路,所存之地,必有名声遗留。搜遍乐山的历史,在国难当中扮演如此的角色,是绝无仅有的。承接于危难之时,保存精粹于一方,即使换了何种的口吻,文物之气也确实为乐山开拓了名声之道。
山东是孔子的故里,凡齐鲁之事,无形中就多带有孔门色彩。山东的文物避难于乐山,是否像孔子当年流困于陈蔡之间?古时的动荡,竟波撼数千年后的今天。孔德有教,敌侵是恙。受德泽润被的乐山,在弹火的爆掀之下,终有山东文物完璧归赵的善事。把一篇文物流浪记写在乐山,弦歌于路,却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在中国的历史上,白鹿书院和岳麓书院曾闻名于世。它们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继的摇篮,两书院生根于彼,知识的芳华即闻香于一方。这是殊荣,谁能夺得一席之地,不仅在人学养的涵厚,也得有形胜的山水所托。在二十世纪中期,还能否有这样的事情出现?环顾远近,革命的呐喊尚声不够大;制度的变革形具实虚;战乱的频仍;自然的饥荒屡现;人心的变化势颓;社会的积弊颇多;虑变之计,统统不能振拔。茫茫大地,复呼唤何?事物总是应运而生的,马一浮先生怀着匡世之心来到乐山,复性书院出现了。这事大可以随心评价,赋予它各种含义均可:可以当它是一次学术会议,可以看它是一次文化的赶集,也可以视它为文林的独帜。把诚与明拿到乐山来教习,更可以看作是人心不古在学术上的忧虑。它是一件值得标榜的事情,举凡想以知识救人救国者,不计其数,唯他的宏心,唯他的方式难以比拟。倘若乐山有以比大事的心愿,复性书院算得遂心之事。
最近几十年,国际上每每的做法,是把万人所含知识份子数量的比例来衡量社会文明的程度。若以此种观点前移到抗战时的乐山,在一个遍地文盲的国家,说它是区域性的文化中心一点不为过。
时至今日,我们的城市还在用力提高知名度。说来也是,抛开人的影响不论,天之所赋,地之所露,历来是一个地方的名之所本。
山的山水,从来是我们的骄傲。仅仅在几十年前,这个地方还能否引起同样的美感?美丽的山水,惨烈的人事;复践之路不能,复询之事可行,几本厚厚的书提供着不少参考的信息。载事之页连前世,翻看之时动心绪,究竟的世事为怎样?那种揆拨意趣浓厚。然而翻书常有恍然之感,是醒悟后的了解,是无意中的增加,好象一个人曾经贵为太子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一个人曾经贫困不知道自己的低贱。在一个我是我他是他的时代,前行是得来的富裕,回转是脱不掉的贫穷,看见高贵与低贱的混杂,这种味的调剂,可能是工厂造不出的维他命。
倘若说别出新意,裁取一截人事的活动,敷演成剧,不如说这块土地走过的人事,本来就惊当为戏,要平淡着色,是很难下笔的。
人不习史自为轻,我突然觉得我们这方土地更加厚重了。
地利的占尽不用赘言,我们当地的研究者也在对过去的人与事进行着搜索与发掘,以便对过往的生活轨迹有清晰的了解。当然,努力的层次不尽相同。有民间的业余爱好者以兴趣来做,有教育工作者当课题研究的,有文化单位的人以选题展开的,各各其事,竞相为之。
今日之事,不妨打个岔,如有兴趣走到地书摊前,你将看到有多少收集来的旧书都是各地方为了宣传突出自己,编出来许多的典故与传说。我看到有宜宾的、内江的、广元的……无论印刷的简单,还是包装的精致,都不掩内容的粗粝。晃眼之下,差不多都是凑热闹的东西。当然,也不要否定了其中真实有价值的部分。
在这些旧书面前,如果你把它当真,将会看到多少的历史沉淀;如果以它为假,又会看到所谓的名声由多少虚浮的东西在衬托。有没有专门的典故认定机构呢?有没有素来以闻的事实根据呢?面对这些书,一个人如想加入编故事的队伍,可能要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对此能不能作些筛选呢?要从这类书脱颖而出,得是俊作,得有新的宝藏的发现,寻觅的路径得与众不同,得有一个高度与角度的选取。
名寄以史,史还于闻,开拓名声之道,到底的有无增益?有识庐山真面目,试在移步换看中。
对地方志研究的同行来说,张先生的书实在也是对他们的莫大告慰。他们在先的引幽探微的工作,到他这里已成为明亮的火炬。在还原历史方面,我们可以说明了多了。
我们将要去探究的历史,有时是迷雾一团,并不是看得很清楚,往往是走一步看一步。回顾所走之路时,一种意外的、未曾设想的、在平常时机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况竟掺入了我们的生活。当瞻望之时未曾考虑,当到来之时不很安稳,当结束之时又觉幸运,这种忽隐忽现,而最终又是真实的结果,使我们的这段历史披上了神奇焕彩的外衣。这不是一个人的传奇,而是一个地方的传奇。
让人从历史中走出来不容易,那都是什么样的行业?是什么样的人群?未曾谋面、未曾了解,却突然看得清清楚楚,知道得明明白白。我身后的城市原来这么的不启于人,他把一个不让人心安,不让人平静,不让人不推究的东西摆到了面前。原来我们的地方真的有故事,他就那么一个方向,我们也捋着那段时间,他怎么就装下了那么多的内容?一个城市不善表达也罢了,但他包吞事物不吐,使人有朝一日了解了真相,心潮便难以平静。影响心情的,是这个城市变换了说法:不是这个城市又添了高标似的建筑,而是他历史上曾经的一笔!
举凡这本书,无一事小。它的引申演绎,事例皆可惊可叹可蔚观,莫不是物中之精华,人中之豪杰;连缀一体,玉莹金灿,遇构于板荡,起辉于后世。
生活在当下,能够给人的视觉和思想造成冲击的大事,并不多。想当初睡佛现世,轰动一时。今天看来,其实并无多少显效,大佛仍然是景区的核心,睡佛不过是添了一件宽套的衣服罢了。
张先生之举,若论功绩大小,其比是不在睡佛之下的: 一是土地的馈赠,一是人的手创工程。他的书里有亲切的招呼和喊话,我们有什么东西寄放久而不取,他有些提醒,有些奉还的意思。好比一个探访之区,时不时的冲动欲往,是因为那里表露着热情的邀请。有多少的宿债,有无甚明白的了解,有未曾预留的安置,都在一个温情的指向中。
对一个地方而言,我们不能指望乐山还有第三次重要的发现。然而张先生的书,并非完结之事,我们有理由,为再一次的轰动等待。这可以是庆贺的仪式,也可以是大家的谈论,因为他的絮絮叨叨,正该有我们态度的反应。
它把仅有的看得见的东西,指出了看不见的影响;它把普通市民的生活作有意义的揭示,因为众多的名人就驻足在身旁;它把我们所认为的拥挤混乱,解释为有序精彩的热闹;它把历史的偶然,加以自然因素的阐述;它告诉人的是这里发生的事情,在墙内开花墙外香。乐山城的价值,不仅在一具安静无声的睡佛,还在于人声的鼎沸喧闹。他是人的社会,是活的历史,是不假物的生存。
这是一封内容丰富的投递信,虽然阻隔已有好长时间,它交寄的是回还的历史,同时附上的有荣誉感,自信心,认识事物的能力,以及勒心于志,无论何时勿丢勿忘的提醒。
书的新启不用赘言,再续一点题外之义:汇聚于此的人,是不见外的,是无分彼此的坚守。同为一族,为命共争,等于是一次落难之际的盟会。他们与我们有短暂几年的命运相济,更与我们有几千年的血脉相连。
今天我们谈论这段往事,引申的意义有多方面,但是说穿了它仍然是生存之道的敷叙。为一种生命宣写活着的内容:它是生命极限弦上的弹奏,是沦陷的抵抗,是不屈精神迸发的火花,是不能倒下又建设的姿态,是民族历史素质的考验,以我们多变的身姿和面孔为存照。
一场战争风云从这块土地上滚过,论其影响,必定是恒久的史册记载。我们现在谈论的话题,就是谁在做?有没有人做?什么人在把它撰写成册?张先生的著作,刚好是长册中的一篇或几篇。随历史以付的,我们可以说战争的残酷,说人的精神的强韧,说事情的突变,说危难之时萌动的机生,说命运的多舛,说设囿于时局所限,可以折射出一个艰难时段人的遭遇和应对。
一番急忙早已停顿下来了。然而奔忙的身风,急乱的气息,仍拂面不止。曾几时, 我们为之激奋、为之赴难,我们活得并不这样平静、活得并不这样安心,他较之平常的生活有激情、有动力、有股奔事儿的劲头。没有松懈于那时,岂能懈怠于现在?这是我们索要于历史的精义所在。
人生在世,诸事纷纷,擦肩而过,有睹纷繁众行,有视落寞独行,人的写意如何?岳南先生写下了李庄往事,张在军先生写下了发现乐山。一篇热史,一副热心肠,以偶然为媒,成了他们手绽的并蒂之花!
  
                                                                                                                         20171117日续改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 [url=]QQ空间[/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12

主题

2367

帖子

4793

元宝

海棠护法使

积分
8585
精华
30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14: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548

帖子

2562

元宝

海棠护法使

积分
6825
精华
0
发表于 2017-12-6 10: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战的乐山文化",乐山人知多少,张先生的专著为你呈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主题

7万

帖子

6万

元宝

海棠侯爵

人生就像一杯茶,不会苦一辈子,

积分
397272
精华
4

社区居民社区劳模忠实会员如来神掌最爱沙发社区明星认证帅哥勋章海棠巡查队实名认证单身证助人为乐勋章灌水天才微博达人大叔证贴图高手勋章草根播报员勋章250优秀建议勋章草根播报员勋章

QQ
发表于 2017-12-6 11: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棠社区-乐山人的网上家园 ( 蜀ICP备14010140号  

GMT+8, 2017-12-15 06: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