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微信关注

海棠社区-乐山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呈然

1月6日网络集中对话:中心城区行道树换栽,部门网友面对面

  [复制链接]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文明上网,不得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若发现侵权行为,请及时举报。电话:2445153、QQ:1661590036

2

主题

6

帖子

10

元宝

海棠种子

积分
76
精华
0
发表于 2018-1-5 21: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砍的树里面有小叶榕,这可是市树,为啥子要把市树换成其他树,是不是市树也要换了???

581

主题

2324

帖子

3335

元宝

旭日初升,其道大光

积分
18432
精华
1

如来神掌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8-1-5 22:52: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900 于 2018-1-6 09:09 编辑

看到邓老师来做客很开心,邓老师是老乐山人了,对乐山的发展是相当关心,每次提出的意见和问题都是很好的,对于这次栽树的这个事情,我就想听听邓老师的看法。

200

主题

2433

帖子

59

元宝

海棠荣誉使

积分
24198
精华
7

社区居民如来神掌

发表于 2018-1-5 22: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直播,看意见碰撞。

4

主题

168

帖子

80

元宝

海棠向日葵

积分
727
精华
0

社区居民如来神掌

发表于 2018-1-6 00: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坑
我是这个城市这条街道上一个普普通通的树坑。

      说不清是哪年哪月哪一天的哪一个时候,哪县哪乡哪村哪组的哪一个民工受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哪个局长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指示,用锄还是锹、还是钎或者是锤一阵丁丁当当挥汗如雨,之后,我就在这里了。



      我诞生后,不知是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或哪个局长或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意图,从大城市以800元/株的价格运来了一株株法国梧桐,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有了自己的宝宝,这个小县城一夜间就有了大都市的风味了。


     这法国梧桐还不怯生,来的时候也就茶杯那么大的干,上面的枝杈不知是用刀用斧还是用锯弄的光秃秃的,但栽种到坑里后遇春风一吹春阳一照春雨一浇春蝉一噪,很快就抽出了新芽长出了绿叶,不几天枝条就长出一米多长,人们用巨型剪刀将它的伸长枝下垂枝通通剪掉,只留下一些斜长枝,这样一来,街道两边就象是长出了一朵朵巨大的蘑菇,更象是一杆杆绿色的阳伞,毒辣的太阳光线被梧桐树的大叶子挡着,只漏下点点滴滴斑斑剥剥的光点。于是那进城赶集或办事的山民们累了热了渴了,就坐在坑沿上人们用砖砌成并且又镶了瓷砖的护坑台上,吃着廉价的冰棍或叼上一根叶子烟,“吱吱吱吱”“叭哒叭哒”地在这“伞”下乘凉,顺便说说母猪生了多少猪崽、包谷被风吹折了多少亩的农话,也有那退休了没事做或年近50才享受到农转非的大娘大伯们,吃过晚饭摇着莆扇穿着空心汗衫和大脚裤趿着拖鞋,坐到坑沿上说那张家的长李家的短还有王家漏灯盏等芝麻绿豆的“绯闻”。那时没专题说“和谐”,但我们的宝宝们却用行动与这个城市这个街道和这里的人们构建了和谐。


     可是,不知是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或哪个局长或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意图,说是要将城市美化和经济效益相结合,还数落我的梧桐树秋天掉叶子影响市容,那些不修边幅的纳凉者影响市貌,于是,不知哪县哪乡哪村哪组的哪一个民工受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哪个局长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指示,用锄还是锹、还是钎或者是锤一阵丁丁当当挥汗如雨,之后,我的第一个宝宝就这样夭折了,尸骨去了何处我也不知道了。人们不知从那里以1500元/株的价格运来了一株株女贞树,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有了自己的第二任宝宝,这个小县城一夜间就有了乡风民俗的味道了。


     这女贞树还不怯生,来的时候也就茶杯那么大的干,上面的枝杈不知是用刀用斧还是用锯弄的光秃秃的,但栽种到坑里后遇春风一吹春阳一照春雨一浇春蝉一噪,很快就抽出了新芽长出了绿叶,不几天枝条就长出一米多长,人们没有用巨型剪刀将它的伸长枝下垂枝通通剪掉,而是在枝条上绑上了一包包的虫包,说是秋后上面的蜡虫会卖很多的钱,还可以换美元日元或者欧元,总之,这个城市到了秋天就会很富足了。


     但是还没到秋天,满街的飞虫就搅得整个城市的人们不得安宁,经查,原来都是蜡虫的成虫,看来只得牺牲经济保民居了,于是掀起了一波全民灭虫运动。次年不敢在绑虫包了,坑沿又恢复了原来的功用。


     政府换届后,不知是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或哪个局长或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意图,说是要做成地方特色,不要外来物种,于是,也不知哪县哪乡哪村哪组的哪一个民工受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哪个局长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指示,用锄还是锹、还是钎或者是锤一阵丁丁当当挥汗如雨,之后,我的第二个宝宝就这样夭折了,尸骨去了何处我也不知道了。人们以6000元/株的价格运来了一株株高山森林的山茶树,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有了自己的第三任宝宝,这个小县城一夜间就有了地方特色了。


     这山茶树很怯生,来的时候也有茶杯那么大的干,上面的枝杈不知是用刀用斧还是用锯弄的光秃秃的,栽种到坑里后遇春风一吹春阳一照春雨一浇春蝉一噪,虽然还是很快就抽出了新芽长出了绿叶,可就是不见再长高长大,有的可能是习惯了贫瘠与高寒,受不得城市的喧哗与富足,不几月便得了富贵病,死了。于是补栽、补栽、再补栽,三年,枝不见伸,树不见长,花不见开,叶黄枝枯,抽大烟的吃冰棍的穿大脚裤的摇大莆扇的也不再来纳凉。


     于是,不知是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或哪个局长或哪个县长(或副县长)说一声“换!”不知哪县哪乡哪村哪组的哪一个民工受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哪个局长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指示,用锄还是锹、还是钎或者是锤一阵丁丁当当挥汗如雨,之后,我的第三个宝宝就这样夭折了,尸骨去了何处我也不知道了。


     这一次,人们以18000元/株的价格运来了一株株海南岛的椰子树,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有了自己的第四任宝宝,这个小县城一夜间就有了海滨特色了。


     这椰子树不怯生,来的时候也有小饭碗那么大的干,栽种到坑里后遇春风一吹春阳一照春雨一浇春蝉一噪,还是很快就抽出了新芽长出了绿叶。


     我不知道我的这一任宝宝能活多久,将怎么样死去,由谁来补替,折腾吧,谁叫我是一个树坑?


转一个06年的文字,请予以评价

4

主题

168

帖子

80

元宝

海棠向日葵

积分
727
精华
0

社区居民如来神掌

发表于 2018-1-6 00: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坑
我是这个城市这条街道上一个普普通通的树坑。

      说不清是哪年哪月哪一天的哪一个时候,哪县哪乡哪村哪组的哪一个民工受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哪个局长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指示,用锄还是锹、还是钎或者是锤一阵丁丁当当挥汗如雨,之后,我就在这里了。



      我诞生后,不知是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或哪个局长或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意图,从大城市以800元/株的价格运来了一株株法国梧桐,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有了自己的宝宝,这个小县城一夜间就有了大都市的风味了。


     这法国梧桐还不怯生,来的时候也就茶杯那么大的干,上面的枝杈不知是用刀用斧还是用锯弄的光秃秃的,但栽种到坑里后遇春风一吹春阳一照春雨一浇春蝉一噪,很快就抽出了新芽长出了绿叶,不几天枝条就长出一米多长,人们用巨型剪刀将它的伸长枝下垂枝通通剪掉,只留下一些斜长枝,这样一来,街道两边就象是长出了一朵朵巨大的蘑菇,更象是一杆杆绿色的阳伞,毒辣的太阳光线被梧桐树的大叶子挡着,只漏下点点滴滴斑斑剥剥的光点。于是那进城赶集或办事的山民们累了热了渴了,就坐在坑沿上人们用砖砌成并且又镶了瓷砖的护坑台上,吃着廉价的冰棍或叼上一根叶子烟,“吱吱吱吱”“叭哒叭哒”地在这“伞”下乘凉,顺便说说母猪生了多少猪崽、包谷被风吹折了多少亩的农话,也有那退休了没事做或年近50才享受到农转非的大娘大伯们,吃过晚饭摇着莆扇穿着空心汗衫和大脚裤趿着拖鞋,坐到坑沿上说那张家的长李家的短还有王家漏灯盏等芝麻绿豆的“绯闻”。那时没专题说“和谐”,但我们的宝宝们却用行动与这个城市这个街道和这里的人们构建了和谐。


     可是,不知是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或哪个局长或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意图,说是要将城市美化和经济效益相结合,还数落我的梧桐树秋天掉叶子影响市容,那些不修边幅的纳凉者影响市貌,于是,不知哪县哪乡哪村哪组的哪一个民工受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哪个局长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指示,用锄还是锹、还是钎或者是锤一阵丁丁当当挥汗如雨,之后,我的第一个宝宝就这样夭折了,尸骨去了何处我也不知道了。人们不知从那里以1500元/株的价格运来了一株株女贞树,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有了自己的第二任宝宝,这个小县城一夜间就有了乡风民俗的味道了。


     这女贞树还不怯生,来的时候也就茶杯那么大的干,上面的枝杈不知是用刀用斧还是用锯弄的光秃秃的,但栽种到坑里后遇春风一吹春阳一照春雨一浇春蝉一噪,很快就抽出了新芽长出了绿叶,不几天枝条就长出一米多长,人们没有用巨型剪刀将它的伸长枝下垂枝通通剪掉,而是在枝条上绑上了一包包的虫包,说是秋后上面的蜡虫会卖很多的钱,还可以换美元日元或者欧元,总之,这个城市到了秋天就会很富足了。


     但是还没到秋天,满街的飞虫就搅得整个城市的人们不得安宁,经查,原来都是蜡虫的成虫,看来只得牺牲经济保民居了,于是掀起了一波全民灭虫运动。次年不敢在绑虫包了,坑沿又恢复了原来的功用。


     政府换届后,不知是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或哪个局长或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意图,说是要做成地方特色,不要外来物种,于是,也不知哪县哪乡哪村哪组的哪一个民工受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哪个局长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指示,用锄还是锹、还是钎或者是锤一阵丁丁当当挥汗如雨,之后,我的第二个宝宝就这样夭折了,尸骨去了何处我也不知道了。人们以6000元/株的价格运来了一株株高山森林的山茶树,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有了自己的第三任宝宝,这个小县城一夜间就有了地方特色了。


     这山茶树很怯生,来的时候也有茶杯那么大的干,上面的枝杈不知是用刀用斧还是用锯弄的光秃秃的,栽种到坑里后遇春风一吹春阳一照春雨一浇春蝉一噪,虽然还是很快就抽出了新芽长出了绿叶,可就是不见再长高长大,有的可能是习惯了贫瘠与高寒,受不得城市的喧哗与富足,不几月便得了富贵病,死了。于是补栽、补栽、再补栽,三年,枝不见伸,树不见长,花不见开,叶黄枝枯,抽大烟的吃冰棍的穿大脚裤的摇大莆扇的也不再来纳凉。


     于是,不知是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或哪个局长或哪个县长(或副县长)说一声“换!”不知哪县哪乡哪村哪组的哪一个民工受哪个科员或哪个科长哪个局长哪个县长(或副县长)的指示,用锄还是锹、还是钎或者是锤一阵丁丁当当挥汗如雨,之后,我的第三个宝宝就这样夭折了,尸骨去了何处我也不知道了。


     这一次,人们以18000元/株的价格运来了一株株海南岛的椰子树,我和我的姐妹们都有了自己的第四任宝宝,这个小县城一夜间就有了海滨特色了。


     这椰子树不怯生,来的时候也有小饭碗那么大的干,栽种到坑里后遇春风一吹春阳一照春雨一浇春蝉一噪,还是很快就抽出了新芽长出了绿叶。


     我不知道我的这一任宝宝能活多久,将怎么样死去,由谁来补替,折腾吧,谁叫我是一个树坑?

转一个06年的文字,请予以评价。

4

主题

168

帖子

80

元宝

海棠向日葵

积分
727
精华
0

社区居民如来神掌

发表于 2018-1-6 00: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回复呢?

16

主题

150

帖子

182

元宝

海棠园艺师

积分
1240
精华
0
发表于 2018-1-6 07:1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待行道树应该是改革而不应该是革命,对前三十年不应该是简单否定的态度。树之美应是时间之美。城市古木森森郁郁葱葱那才是美,三十年一否定,来一个人一否定,上一人一否定,不管怎样栽什么永远都不会美的。美的标准是多种,重要要会欣赏。

511

主题

745

帖子

1767

元宝

海棠大神官

积分
3007
精华
0
发表于 2018-1-6 07: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新区总部区行道树会进行“一街一景”打造吗?

408

主题

694

帖子

1510

元宝

海棠精灵使

积分
2614
精华
0
发表于 2018-1-6 07:5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嘉定南路、嘉定中路、嘉定北路、人民北路、人民东路、人民西路、人民南路、龙游路、鹤翔路、长青路、柏杨路、嘉州大道。
这些城市主干道在“一街一景”打造范围内没?

5

主题

371

帖子

381

元宝

海棠园艺师

积分
1491
精华
0
发表于 2018-1-6 08:55: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湾的街道地下是不是有宝?还有个把月就过年了,好端端的路挖烂,回填时随便抹点泥沙,弄得高低不平,油沙路挖烂铺上水泥块,不多久就烂了。今天这家挖明天那家挖,就没有一个整体设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海棠社区-乐山人的网上家园 ( 蜀ICP备14010140号  

GMT+8, 2018-11-14 07: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