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社区-乐山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658|回复: 4

《井研县抗战老兵战地访问团滇西行纪实》节选八

[复制链接]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文明上网,不得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若发现侵权行为,请及时举报。电话:2445153、QQ:1661590036

123

主题

301

帖子

547

元宝

海棠园艺师

积分
1203
精华
0
QQ
发表于 2019-5-9 20: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月30日上午,“滇西行访问团”在参观和祭奠完腾冲国殇墓园的抗日阵亡英烈后,简单的在一个小餐馆吃了一顿便饭,就直奔腾冲县清水乡良盈村芭蕉关山寨,拜访和看望一个原籍乐山地区(现眉山市)青神县张坎乡的远征军老兵张体留老人。这次我们在滇西的一系列参观采访和看望等开展活动的地方,都是不通公交车比较偏僻的山村里,但张体留的这个芭蕉关还是比我们前几天到杨友富(镇康县半个山村)要好得多。只经开面包车的女司机问了几次路就找到了。在芭蕉关山寨的一座木质结构的房屋前,我们看到一个身体硬朗、中等身材、不弯不驼、思维清晰、一口川音的老人,他就是88岁的远征军老兵张体留同志,他除了耳朵从五年前就有点不好使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病,脸膛黑红黑红的,这是云南高原上特有的肤色,是一种健康的标志。
      张体留1927年出生在青神县的岷江边上,1940年他13岁时就到青神虎渡溪货远船上当学徒。因为民国时期公路运输不发达,水路运输的生意相当红火。次年四月他和几个老师傅一道送货到叙府(今宜宾)时,上岸就被抓了壮丁、送到宜宾管兵役的师管区时,接兵的长官说他年龄太小,人又长得矮,不想要,当地抓丁的保长说:“冬瓜没得口都要长,一年小,两年大,到部队去当两年兵不就长大了吗?你不要就算球,你认为现在的壮丁好抓啊!”接兵长官没法,只好将就收了。当时没有汽车坐,只有穿着草鞋一站一站的走,经盐津、大关、昭通等地,把脚杆都走肿了,脚底起泡了,遭不住整的就病死在半路上了。1943年张体留所在的壮丁队新兵,终于来到云南大理的弥渡军事训练基地受训,经过三个月的步兵队列和摸爬滚打,到训练结束时,他就成为预二师六团一营一连的班长(时年17岁不到)。
      1944年5月11日,中国远征军开始准备渡怒江攻打腾冲,那是张体留带领全班第一次参加战斗。初上战场,听见枪炮声就吓得浑身发抖,只知道叫往哪里冲就往哪里跑,见了日本兵就瞄准打枪。他后来经历了怒江战役和攻打高黎贡山的两次战役后,就有了一定的作战经验。张体留回忆说,当时他所在的团来到高黎贡山的朝阳地区阻击日军的增援部队,同时负责攻打高黎贡山的日本守军,在长达几天的阻击和攻打过程中,张体留所在部队曾多次与日军发生交火,战火由胶着型转为拉锯战,打得十分惨烈和悲壮。由于国军弹药不足,他们始终被日军火力压制,对峙了几天后,村中的支前老百姓,都是傣族,才把弹药运到了山上。
“此后,我们团和其他部队,集中优势兵力,步炮协同作战,反复对日军的据点和工事进行强攻和冲击,在我炮兵对铁匠房高地堡垒的轰炸中,一发炮弹还把一名日军负责高黎贡山战役的高级指挥官打死了,日军顷刻成了无头苍蝇,乱作一团,各自为阵。我军乘势组织各路部队全面进攻,随后经过远征军多路部队的激烈苦战,终于一鼓作气地把盘踞在高黎贡山的日军精锐部队全部击垮。见情况不妙,日军选择了退出高黎贡山和腾冲守敌会合组成混成联队,死守腾冲城,我又带领全班战友随部队开始攻打来凤山和腾冲县城。这两场战役都是恶战,经常打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飞沙走石,血流遍地,死尸满巷,很多战友都倒在了滇西这片焦土上。”张体留这样告诉大家和记者。
      由于日寇在腾冲到处修筑起了明碉暗堡,易守难攻,恶战数天未果,美(盟)军再次调用飞机轰炸,终于将腾冲的城墙炸开一个缺口,国军充分利用这个缺口作为突破口,相互掩护冲进城内,张体留率领一个班的兵力,随部队一起在城内跟日军展开了巷战。由于四川人个子不大,但灵活机动,跳跃自如。他的一班人伤亡不大,终于在1944年9月14日,随远征军大部队一起团结战斗,以勇猛顽强,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夺回了沦陷了两年多的腾冲城。
      在取得腾冲战役胜利后,只休整了两天,张体留又带着全班随部队一同前往芒市、追赶败退的日军,他带着全班战士在攻打芒市冲锋时,被一个日本人甩来的手榴弹碎片划破了头。当时只感觉被小石块砸了一样。一个战士看见了说:“班长,你脸上有旺子(血)流了下来。”我用手一抹,看到一手是血,知道挂彩了,头一下就昏了。事后,张体留被战友抬下了战场,大约在野战医院治疗了10多天时间,伤愈后又重返抗日战场。”回到我所在的班里时,原来的战友牺牲得只剩下几个人了,我始终带着他们随部队一起一直在滇西战场将日军打败并赶出中国。但至今在我额头上仍然留有一道伤疤,我永远记往对日本人的仇恨。”张体留饶有兴趣地聊起了他和战友们活捉日本兵的故事:
      那是1944年4月,张体留和10多名战友一起执行任务时,发现有10多个日本兵在村子里抢老百姓的东西,但是由于我方人数太少和带的弹药不足,带队的排长给我班下令不准发动攻击。当时我给排长说:“排长,我班的战士都很年轻,而且经过几次实战经验。加之日本人抢东西的都是败退的散兵游勇,而且可能饥饿所致,不用怕他。”排长见我讲得有道理,最终同意开枪。我班战士个个义愤填膺,正是为以往牺牲的战友报仇的最好时机。我立即命令全班战士迅速分散抢占有利地形,近距离开枪射击,很快就将往日不可一世的日军消灭。当我们准备打扫战场撤退时,发现一名掉队的日本兵,正提着两只鸡从房内向外走了出来,我叫大家围上去抓活的。战友们一拥而上将其活捉,把那个日军吓傻了,举起双手,乖乖的当了我们的俘虏,并被押送到团部。我们受到了上级嘉奖。
      1945年,在滇西战场彻底消灭日军后,张体留所在的部队接到了调防东北作战的命令。“大家都知道这是要调我们去打内战了。战友们都私下议论,打侵略我们的日本鬼子可以,去北方打我们自己的同胞就没有意思了。当时我们的连长也很有同情心。”他认为这些跟他多年出生入死的战友们,没有死在滇西抗日的战场上就命大了,如果再跟他去东北打内战,他也实在不情愿。他口里虽然没有明说,但在内心里默认了:你们能跑就跑,能逃就逃吧!张体留对我们说,他的一个班10来个人,基本上跑了一半(几乎都是云贵川湖等南方人),当逃兵也不是那么容易,如果被抓回去不是挨打就是挨骂,平时表现不好的,还有可能被枪毙。他和几个战友跑出部队后,就分散四处流窜,各谋生路。我们问他:“你们当时怎么不往四川跑回家呢?”他略停片刻说:“说得轻巧,担根灯草,谈何容易啊!当时的逃兵,跑出营房,既没有带衣物,又身无分文;再者回四川山险水恶,道路崎岖,千里迢迢,说不好还会病死在半路,成为孤魂野鬼。我们逃跑时心里就打好了主意,只要找到一个不再打仗,能容留逃兵,靠劳动生存的地方,就是我们最大的梦想了。还好,我从半夜开跑没有跑多远,就到了现在居住的腾冲芭蕉关,我肚子饿得咕咕响,天亮时也不好跑了,我进村对一家人讲明,我是个逃兵,四川人,现在跑不动了,想要饭吃。这家人很同情我,就说‘你跑了一 晚上肯定饿极了,进来吃碗稀饭吧。’饭后,我总觉得要给人家干点活感谢人家一饭之恩。于是我脱下军装就去帮他家挖了一上午土,他家看我人老实年轻,是干活的好把式,叫我不要再走了,说:‘你穿一身黄衣裳出去,万一被抓住还要去当兵打仗,何苦呢!不如就在这里,等以后你的部队走后再说。’我一听,说得有理,就在他家暂时住下,每天就穿上当地的农民衣服到附近农村当长年打短工。后来有几次当地保长带着乡丁来清乡,查访有无逃兵在此地躲藏。由于受到当地群众保护,都安然无事。大家见我干活老实人也忠厚,后来姻缘巧合,经人介绍撮合,我22岁时与芭蕉关山寨的姑娘张彩纯结婚成了家。以后陆续生育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现在孙子和重孙子都有了,我这个乐山人就算是在这里永远安营扎寨了。今年元月,我在志愿者们的关怀和帮助下,还回到乐山(眉山)的青神老家看了一看,了了我心中多年的愿望和梦想。”真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临别时,我们问:“张老,请问一下,你们逃离军营时,有没有一个叫田继宗的战友也跑了?”他沉思片刻说:“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但是当时跑的人很多,大家的厌战情绪很大,由于刚打败了日军,大家都陶醉在胜利之中,纪律比较松懈,从上到下管理都不是很严,今天跑几个人,明天跑几个人,大家都不怎么当回事。因为当时战争伤亡惨重,部队的减员都很大,战友基本都是将各个部队的未伤残人员凑合补齐为整团整师的编制,虽然互相还暂时认不完,但大家都有同病相怜的感觉。后来逃兵跑凶了,上级才管严了。当时我们跑出来的人,根本分不清方向和地点乱跑,有部分可能跑到缅甸或印度那边去了,也可能都在云南边境一带,但目前大多数的都已过世了,只有少数的远征军老兵还在。如果在今年这个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大好时期都还找不到,可能以后就更难找罗!”
      告别张体留后,我们滇西行的目的基本实现。于是赶回昆明,再从昆明返川。到了昆明,潘光远的姐姐来看我们,并招待吃饭。
      4月1日,饭后,我们正找车去汽车北站,上长途回乐山。一面包车开来,女司机很瘦,很热情,80元上车。大家上车后,开了几十米,换上了一个男司机,自称是广安人。不到二十分钟,就叫我们下车,说是到了,还给我们指了路径。我们按他的指点,找到的却不是北站,也有长途,却明显是私车。我们知道上了当,又顾了车,30元,很快就到了。大家都议论着,相信了四川老乡,吃了亏。看来,我们都放松了警惕。
      大家一路都议论着滇西战地行的感想,一盘散沙的中国人,被日本强盗的屠杀惊醒了,凝聚成了血肉长城,成为了建立新中国的巨大力量,也成了中国从此走上繁荣富强的转机。这大约是日本强盗做梦也没有想到的结果。直到夜里十一点,才到了乐山,下车后,大家握手而别。井研的几位又坐曹垒的车乘夜而归。(节选至此结束)

0

主题

187

帖子

187

元宝

海棠小花

积分
470
精华
0
发表于 2019-5-10 14: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123

主题

301

帖子

547

元宝

海棠园艺师

积分
1203
精华
0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17: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月下良缘文友!致谢祝安康!

0

主题

6

帖子

6

元宝

海棠种子

积分
69
精华
0
发表于 2019-9-13 17: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廖老师没看到1-6

123

主题

301

帖子

547

元宝

海棠园艺师

积分
1203
精华
0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9-23 11: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钰珲 发表于 2019-9-13 17:49
廖老师没看到1-6

问好钰珲文友!那是以前发的,请翻看此网2页、3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海棠社区-乐山人的网上家园 ( 蜀ICP备14010140号 )

GMT+8, 2019-10-21 14: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